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广告门户网 >> 广告新闻 >> 网络快评 >> 财经快评 >> 正文

行业龙头相继退出,转型助贷能救P2P的命吗?

责任编辑:佚名    新闻来源:时代周报    新闻日期:2019/9/10

0N3mWRaCwv.jpeg


  在监管与自律组织不断发布网贷平台规范文件的态势下,助贷已成为网贷除拿牌外的最优选择。不只陆金服,信而富、拍拍贷、中腾信等网贷平台也欲转型助贷。


  对于p2p转型助贷,在APP上引流是最简单的助贷模式,虽对于平台利润增长成效不大,但可以维持平台基本生存。


  其次是输出风控技术、场景与客户面向金融机构提供的导流服务,这也是目前网贷平台普遍想要努力的方向。


  另外还有资产转让与联合放贷模式,但是资产转让模式因为底层资产风险与定价问题逐渐退出市场,而联合放贷模式除了头部平台,对于绝大多数平台来说比较难实现。


  文:宁鹏/来源:时代周报


  8月中旬,证大投资咨询以及捞财宝宣布暂停新增业务,原因是存管方单方面停止合作。


  尽管陆金所一再表示,陆金服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但显而易见的是,行业龙头的退出,让网贷备案的前景更为暗淡。


  从蹭概念到断臂求生


  从上市公司靠“P2P”概念蹭估值,到各互联网信贷参与方急于与“网贷”、P2P划清界线,仅用了不到3年。


  P2P最早诞生于2005年,英国Zopa是世界上最早的P2P公司。Zopa通过互联网实现有理财需求的投资者和有资金需求的借贷者之间的信息匹配,整个过程无需银行介入。此后,该模式逐渐在美国、日本等国推广。


  P2P在国内出现于2007年,首家P2P平台拍拍贷在该年现身上海。P2P行业得到爆发性增长,始于红岭创投以“本金垫付”开创的平台担保模式。


  平台担保模式隐含的“刚兑预期”,让投资人蜂拥而来。据红岭创投官网数据,运营十年以来出借人数量高达274万,累计出借金额高达4528亿元。不过,伴随着监管的趋严,红岭创投已成明日黄花。2019年3月,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发帖称,将于2021年12月底清盘线上债权资产,仅保留旗下亿钱贷争取备案。


  2013年,伴随着余额宝的诞生,有人将该年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从此互联网金融概念如火上烹油。


  2015年5月,多伦股份(600696.SH)公告称,拟将公司更名为“匹凸匹”,转型P2P等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然而,这次所谓的转型一无正式业务、二无人员配备、三无可行性论证,甚至连经营范围变更都尚未获得工商部门审批。诡异的是,多伦股份在次日开盘即一字涨停,互联网金融概念之火爆由此可见一斑。


  “匹凸匹”改名闹剧背后,是网贷行业强势的走马圈地。数据显示,2013?2016年,P2P成交额和贷款余额均保持100%以上的增速,2017年的成交额较2013年增长约26倍,贷款余额增长约 45倍。从平台数量来看,截至2017年底,累计出现平台数高达5970家,约为 2013年的9倍。


  根据网贷之家的数据,P2P行业累计成立平台数达6617家,峰值时整个行业贷款余额超过万亿元。伴随着行业整顿政策的出台和实施,2017年成交额和贷款余额增速分别降36%和50%,正常运营平台数同比减少535家,行业集中度不断上升。


  在此背景下,诸多平台均以“金融科技”自况,试图与P2P以及网贷进行切割。墙倒众人推,8月26日,马云在2019智博会上表示,P2P从第一天起就不是互联网金融,它是一个有了网页的非法集资产品,不能把问题全怪罪在互联网金融上。


  备案一波三折


  “P2P未来或不存在备案或牌照。”8月24日,某上市金融科技公司CEO肖明(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过去数年,备案一直是高悬在网贷行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是诸多平台获取合法身份的救命稻草。不过,中泰证券研报指出,网贷备案或难实现。作为行业龙头的陆金所表示将退出 P2P 行业,表明监管部门给网贷平台备案的希望日渐渺茫。


  备案一度引发了网贷平台“拥抱监管”的热情,备案成功意味着获得了通往未来的船票。对于监管层提出的一系列整改要求,头部平台多持积极态度。不过,原计划在2018年6月底截止的网贷备案,并未如期完成。


  实际上,截至目前,没有一家网贷平台获得备案,且延期后并没有给出新的时间表。监管部门一方面要求网贷平台在备案前不增加规模,另一方面引导小型平台主动退出。根据网贷之家统计,截至2019年6月底,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降至864家,整体贷款余额降至 6871.2亿元,下降趋势仍在持续。


  肖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国的国情与欧美有所不同,大量的数据源已经不在央行征信体系里,无法精准跟踪个人负债。


  截至2017年8月,人行个人征信系统收录自然人数9.3亿,而其中仅有4.6亿人有信贷业务记录,征信数据覆盖度较低。


  此外,P2P平台不能接入央行征信系统,而客户提供的基础资料有限,如果平台自身不具备大数据收集能力,同时难以获得外部数据库,则很难形成有效的信用评估数据。


  “P2P网贷在中国被异化,缺乏监管,很多沦为庞氏骗局。”恒大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任泽平指出。


  在备案前景不明确的背景下,坏消息接踵而至。8月12日,上海资本圈名人戴志康旗下的证大投资咨询及捞财宝均宣布暂停新增业务。


  据捞财宝发布的公告,因存管合作方上海华瑞银行自身业务调整,华瑞银行单方面决定在8月13日起终止存管合作。


  第三方存管曾经是P2P行业常用的增信手段,如今也面临困境。多家中小银行正在明显缩减网贷资金存管业务。


  8月22日,有消息称,上海P2P平台厚本金融被立案。公开信息显示,厚本金融的大股东为厚尚投资,持股比例为42%,第二大股东为知名PE红杉资本,持股比例为40%。


  8月26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厚本金融公布的三个电话号码,均无人接听。而大股东厚尚投资的几个电话号码,接通之后均表示打错了。


  “未来还会看到很多平台拼命冲刺,突然倒下的情况。”肖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根据监管层的窗口指导,信用保险不能继续与P2P合作。其逻辑很简单,P2P本质是对个人,而信用保险是对机构。


  “141号文”为分水岭


  141号文的发布成为了网贷行业的分水岭。2017年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被称为141号文。


  在141号文发布之前,网贷业务颇受资本青睐。2017年10月18日,趣店赴纽交所上市,开盘价为34.35美元,成功进入百亿美元市值俱乐部。作为当年中国企业赴美的最大一笔IPO交易,趣店因现金贷业务陷入舆论风波,进而引发了舆论对于整个行业商业模式的质疑。以至于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趣店的舆论风波是互金行业加强监管的导火索。


  “哪怕没有141号文,这个行业也面临同样的问题,141号文只是提前挤破了泡沫。”肖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实际上,网贷里面有两条路径,有的平台主做无信用记录人群,有的平台做有信用记录人群。这两条路截然不同,实际上却存在诸多模糊地带。


  伴随着网贷备案的推延,行业的问题开始集中爆发。集体性违约潮出现的根本原因,依然是平台自身逾越了其中介的本职,同时在业务中存在经营瑕疵(造假、自融)、资金池庞氏模式甚至是造假行为。


  在诸多非法集资案件处置中,华氏集团旗下P2P平台武汉基石易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处置最为魔幻。通过审前处置,华氏集团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成为多年来为数不多可以100%偿还本金的案件,其他一些案件大多偿还比例在15%―50%之间。其主要原因是华氏集团投资的房地产大幅升值。


  P2P行业之所以能在短期内爆发,与其门槛较低有关。然而,据141号文规定:“设立金融机构、从事金融活动,必须依法接受准入管理。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


  141号文的规定区别于传统的金融分业监管,更加偏重于行为监管。行为监管强调跨机构、跨市场的监管,这有利于减少监管真空,消除监管套利。141号文颁布后,市场上可以从事贷款业务的主体仅剩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信托公司、小额贷款公司。


  141号文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


  肖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意味着要求银行主动管理,不能闭着眼睛批发资金。


  助贷变救命稻草


  爆雷平台留下的烂摊子,不断刷新着人们的三观。


  8月1日,东莞市公安局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团贷网”情况通报称,累计追缴冻结唐军等人涉案资金56.38亿元人民币、涉案股权和股票账户一批,查封扣押涉案房产50套、土地2块、飞机2架、汽车49辆及物品一批。


  因实控人唐军热衷于资本运作,在出事之前,团贷网还常被归类为“上市系P2P”。截止到2019年2月28日,团贷网已经累计成交金额1307.7亿元,借贷余额超过145亿元,出借人数超过22万人。这22万人之中,不少还是团贷网的前员工。


  8月26日,一位团贷网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有不少同事将工资在平台上投资,甚至还有人将家庭收入的一部分投入了平台。而她相对比较幸运,在平台出事之前因为家里有资金需求,把所有的投资都提现了,损失的只是一点报销款项和工资。


  “从金融行业的角度来看,P2P行业需要找到一个出路。倘若P2P行业崩溃,其他一些相关方也会遭受池鱼之殃。” 肖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互联网金融曾经看起来很美。“虽然不是持牌金融机构,当时对于公司的企业文化、工作环境都颇为认同。”上述团贷网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更重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收入。8月26日,沪上某上市互金平台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之前平台的提成比例最高甚至曾达到50%,她本人曾拿过单笔数十万元的提成。


  伴随着行业的监管趋严,转型助贷成为了P2P的救命稻草。


  “不是每一家P2P都能成功转型助贷。”肖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转型初期看起来会很顺利,P2P有存量客户,前期资产质量好的部分可以转为助贷,后面资产质量不好的部分就很难。


  此外,助贷意味着和金融机构合作,疯狂冲量变得几乎不可能。


  肖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金融机构也会算账,它的资金流是闭环的。不仅会看你有没有担保,还会算你能不能挣钱。之前P2P可以通过高定价的方式,用疯狂定价来覆盖风险。”



文:宁鹏 来源:时代周报

原文链接:http://www.time-weekly.com/html/20190827/261254_1.html

声明:本站登载文章仅为传递信息,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同微信):17815604676 邮箱:[email protected]


中国广告门户网


  • 上一篇新闻:
  • 下一篇新闻:
  • 发 表 评 论

      姓 名:   性 别:
      Q Q号:   Email:
    我要给这篇文章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请自觉遵守,注意文明发言
    企业推广
    企业服务
    广告模特
    全国各地广告网分站
    中国广告门户网服务宗旨:为中国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深圳厦门黑龙江哈尔滨吉林长春辽宁沈阳河北石家庄甘肃兰州青海西宁陕西西安、河南郑州、山东济南、山西太原 、安徽合肥、湖北武汉、湖南长沙、江苏南京、四川成都、贵州贵阳、云南昆明、浙江杭州、江西南昌、广东广州、福建福州、台湾台北、海南海口、新疆乌鲁木齐、内蒙古呼和浩特、宁夏银川 、广西南宁、西藏拉萨、香港、澳门等世界各地广告公司及广告人提供广告设计,品牌传播营销,文案策划,广告人才招聘培训,户外广告,广告案例,广告创意、平面广告、4A媒体等广告新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