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广告门户网 >> 广告新闻 >> 营销策划 >> 广告策划 >> 正文

京沪马拉松赛排除日本赞助商 掀起强硬外交攻势
责任编辑:阳军    新闻来源:campaign    新闻日期:2012-11-13

  据报道,北京和上海马拉松赛的主办方排除了东丽和精工等日本赞助商,且试图禁止日籍选手参加北京马拉松赛。

  上周末大陆和香港新闻报道称,由于长期以来的钓鱼岛争端,北京和上海马拉松赛免除了日本品牌的赞助资格,同时还拒绝日籍选手参赛。

  北京马拉松赛计划于11月25日(周日)举行,上海马拉松赛计划于12月2日举行。

  日本精工一直是北京马拉松赛的赞助商之一,佳能是2011年北京马拉松赛的主赞助商,东丽也曾是上海马拉松赛的冠名赞助商,而这次它们与其他几个副赞助商(例如,优衣库和日本航空)一起被排除在外。

  不仅如此,北京马拉松赛的主办方还试图限制日籍选手通过活动网站报名参赛。主办方在声明中称,此举是为了“顾及日本选手的安全问题”。

  现居住于上海的一位荷兰籍商人Marc van der Chijs是一位狂热的马拉松爱好者,他将参加今年的上海马拉松赛。他告诉Campaign亚太,在媒体骚动之后,主办方似乎已解除对日籍选手的禁令。“官方的说法是报名的日籍选手太少,但两天前又给出理由——要保护日本参赛选手的安全,真是莫名其妙,”他表示。

  驻任上海的一位美国代理商董事总经理表示,鉴于两国目前的紧张关系,这种做法是适宜的。“让日本品牌赞助这些活动可能会被视为不尊重中国人民,且更重要的是,这可能引发新一轮的反日活动。”

  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董事总经理表示,如果中国的反日情绪持续下去,许多日本品牌都将受到影响。“对大部分日本品牌来说,中国是它们在全球的最大市场。对许多行业来说,同比市场份额已降低了30%还多。”

  以汽车行业为例,日本品牌付出的代价是:过去几个月中,竞争对手——美国、韩国、德国以及中国汽车品牌的销售额都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据我预计,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几个月。日本品牌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从在中国市场的损失中恢复过来,不单是经济营收,还有品牌声誉。”

  她也指出,大多数抵制日货的情况都发生在二、三线城市。“发生在一线城市的很少,即便有,规模也小得多,那里的市民更文明且更包容。”

  朗涛品牌咨询公司大中华区市场执行总监麦佩德(Peter Mack)说:“我对此类新闻的反应就是耸耸肩膀而已。一方面,民族主义,不论积极还是消极,一直都是影响消费者购买行为的一个因素和表达政治观点一种方式,不仅在中国,全世界都是如此。”

  麦佩德表示,中国人抵制日货由来已久,日本在两国间的贸易减少中受损更大。从过去两个月的数据来看,这一切都正在发生。

  他指出,日本对华出口在其出口总值中的占比要大于中国对日出口在其出口总值中的占比。“日本目前处于经济疲软期。像以前一样,争端不会自行解决,这使日本经济雪上加霜,”他表示。

  “我认为,此时此刻,日本必须积极主动地寻求方针政策,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缓和争端,阻止两国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

  上海一家日本代理商的高管向Campaign亚太表示,中国的反日情绪每隔三到五年都会爆发一次,日本品牌知道如何应对。

  他表示,从情况来看,消费者的需求并未发生太大变化。“我们认为消费者对值得信赖的日本品牌有着强烈需求。“不过根据报道,日本汽车制造商9月和10月的销售额下降了10%到40%。这是因为消费者刻意避免购买日系产品,比如汽车。

  他表示,丰田已决定赔偿那些在抵制日货骚乱中汽车被毁的车主。在中国消费者看来,这是非常负责任的行为。

  另一位驻任香港的国际广告公司区域业务总监表示,处理此类危机的最好方法是诚实、避开政治且专注于品牌的价值观。他表示,被牵连的公司应做出解释:“不错,我们是日本公司,但我们品牌的价值观是制造好电视,而且我们没有参与政治。只要诚恳就好。”

  中国大陆那些与日本客户打交道的代理商应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呢?

  麦佩德建议,代表客户解读消费者情绪是代理商的职责,长远来看,代理商应帮助客户洞察这种局面的发展趋势。例如,当前或许不是日本品牌在华推出全新宣传活动的大好时机,但这也不意味着六个月之后形势就会乐观。

  他强调,现在与以往不同,这些品牌不必为了在哪国开展业务就屈从于哪国政府,例如中国。

  品牌并非独立于全球政治,而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论美国、法国、日本或中国品牌,在某种程度上,都必须接受消费者基于其来源国的评判。

  他表示,国外品牌应顺应中国消费者并认可他们的情绪,因为在国外和本国产品面前,消费者的选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因此,如果日本品牌能鼓励本国政府寻求与中国的一致之处,或许会有所帮助。

  麦佩德补充说:“坦白来讲,如果谈到屈从,相比抵制日货(在我看来,这是国家默许的民族主义运动,接受了政府的被动支持),我更担忧中国政府对谷歌和《纽约时报》的禁令。我认为那是真正的暴力行径。”

  上海一家日本代理商的高管指出,今年中国还出现了仇视菲律宾的情绪。不过,日本品牌最能受益的教训应该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日美间的贸易冲突。“日本品牌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文化冲突,且日本代理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能帮助在美国或其他市场面临同样冲突的中国品牌。”

  当然,牵扯民族主义的反外国货情绪并非中国独有——由于法国反对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美国人全面抵制法国货;由于南沙群岛争端,越南裔美国人和菲律宾裔美国人联合抵制中国货;由于反鹅肝法,法国人抵制加利福尼亚州的红酒;为抗议欧盟实施进一步紧缩措施,希腊人抵制德国货和荷兰货——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 上一篇新闻:
  • 下一篇新闻:
  • 发 表 评 论

      姓 名:   性 别:
      Q Q号:   Email:
    我要给这篇文章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请自觉遵守,注意文明发言
    企业推广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