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广告门户网 >> 广告新闻 >> 行业新闻 >> 广告资讯 >> 正文

一群失业广告青年的故事,或许下一个就是你!
责任编辑:佚名    新闻来源:中国广告门户网    新闻日期:2015-04-08

  初春的武康路,梧桐树还是光秃秃的,月光下,它们有点寂寥。
  
  树下的马路牙子,蹲着一群同样寂寥的人,抽着烟,无所事事,却也无人言语。
  
  这是一群自以为很有趣的人,曾活在光怪陆离中、声色世界里,曾梦想改变一切,也自以为能改变一切。
  
  但,他们却失业了,也就最近的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对了,他们都是做广告的。
  
  文案是神马?看到设计分为传统、Digital,文案心有不甘,觉得也有必要把这么一个伟大的领域分门别类,比如PR稿、微博段子、口号Slogan、鸡汤文等,甚至根据内容形式分为谐音梗、暴走图文、酸文假醋等。
  
  只要会其中那么一样,是条狗都说自己是文案,不信?你去看看各大品牌官方微博。
  
  Ken在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因为掌握了排比、比喻等修辞方法,来到了一家4A公司做文案。
  
  他擅长抖机灵,用一大堆网络流行词拼凑,倒是让客户和创意总监赞为接地气,姑娘们也觉得他很幽默,纷纷投以倾慕的眼光。这让他一发不可收拾,无论写通稿还是微博,甚至行业深度稿,他的行文措辞永远少不了这些流行词:
  
  “卧槽情怀接地气,神马浮云很给力。
  
  十动然拒又撕逼,也是醉了你麻痹。
  
  哈哈哈哈233,看脸拉黑果取关。
  
  元芳你丫怎么看,碉堡神烦瀑布汗。
  
  直男癌干绿茶婊,矮油不错这个屌。
  
  美分五毛细软跑,快递开门查水表。
  
  累觉不爱小鲜肉,男神女神呵呵后。
  
  沙发板凳打酱油,土豪我们做朋友。
  
  菜鸟给跪战五渣,感觉自己萌萌哒。
  
  逗比备胎么么哒,啪啪啪后来一发。
  
  嘴说不要体诚实,婊砸又名小碧池。
  
  火钳刘明涨姿势,尼玛这是人干事?
  
  邪魅一笑小妖精,补药碧莲好桑心。
  
  贱人就是很矫情,你们图样图年轻。
  
  长发及腰也滚粗,蛋疼菊紧得hold住。
  
  谢邀反对没帮助,屌丝逆袭高帅富。
  
  吊打蜗壳爆出翔,也是蛮拼正能量。
  
  学挖掘机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
  
  还有一些“高端大气上档次、酷炫狂拽屌炸天、没有之一、不明觉厉、何弃疗、史上最XX、弱爆了、元芳你怎么看、XXstyle、感动Cry……”
  
  坦白说,Ken也不知道这些词啥时候成了Social文案的格式之一,他其实记不住也不会长期用,因为隔一段时间,又有一些新的词流行了,比如Duang。刚火起来的那两天,他一连写了8个客户的微博、微信,都用上了这个营销狗炒起来的词,客户们皆大欢喜。
  
  让Ken开始怀疑自己的是过年回家,他发现家中书架依旧放的是他上学时买的书,也就是说,大学毕业后,他基本没读过书了。过年串门,和亲友们聊天,他发现离开了那些流行词,他似乎不会说话了。同学聚会聊的话题,他也逐渐插不上嘴,社会话题、时事政治他只会一句抖机灵的话概括了。
  
  他第一次意识到,这叫浅薄。
  
  他每天看的是八卦新闻、草根大号、微博段子、暴走漫画,过于碎片化的阅读,让他丧失了对文字的专注,语感变得迟钝,反复使用流行语变得陈词滥调,词汇量越来越少,表达能力越来越贫瘠。
  
  怎么办?Ken开始有意无意去找一些行业大咖、意见领袖交流学习,比如他那带着光环的GCD。
  
  “Copybase、参与无数经典案例、团队逼格高……他一定能够解决我的问题,嗯!”抱着这个想法,Ken把GCD和他团队几个资深文案的微博微信和服务客户的文案全部看了一遍,问题来了。
  
  “不对不对,这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如此光芒耀眼的创意团队,怎么还会用谐音梗?怎么日常微博全是酸溜溜病句一大堆的心灵鸡汤?怎么都是阅读量不过2000的马屁稿?怎么都是打鸡血的煽情口号?
  
  Ken顿时怅然了。
  
  一个月后,Ken选择了离职,重新拾起了书本。尽管一开始很痛苦,他连800字的短文都难以专注读完,但他说,“总比做一个只会Duang的文案要舒服”
  
  只是,偶尔翻开他以前客户的微博,抖机灵流行词依然停不下来。而不再写Duang的Ken,还能回来吗?
  
  他们都是传声筒Vicky说:“广告公司,有时候最大矛盾的不是甲方和乙方,而是创意和Account。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表面和蔼可亲,内心暗自骂傻逼,甚至有些人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每天都是一张死气沉沉的脸。”
  
  “为什么呢?他们天生暴戾?”
  
  “并不是,进广告公司之前,哪个不是好人呢?只是Account和创意之间长期沟通成本过于高昂,他们被迫做出的逐利判断罢了。”
  
  得出这个结论,Vicky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比如被辞退。
  
  曾经,她和创意之间有很多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客户开会2小时的内容已经压缩成几十字的纪要了,为啥创意还要反复询问?客户邮件原封不动抄送给创意了,为啥他们还是反馈看不懂?每页PPT给到一个标题了,为啥推导一个Concept甚至Bigidea就这么难?
  
  她不明白为啥创意总是交不出客户想要的东西,不明白为啥创意天天埋头苦干却总要Delay和反复修改,明明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呀,
  
  “一定是他们水平不够,拿这么高工资,真不知道公司请他们来干啥,傻逼!”撕逼多了,Vicky的小火山也会爆发,逐渐地,她练就了一手写投诉信的好本领。
  
  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没有意识到创意其实想象力很有限无法在她浓缩精简的Brief里读透客户的需求,没有意识到自己写的邮件并没有那么通俗易懂,她更不曾有耐心每一次下Brief都把项目背景、执行要求、推广目的、媒介策略、视觉呈现、Tone调等等说清楚——“这都不懂,还要你干嘛啊?”
  
  她还记得自己最后一封邮件:“Hello,客户要写一条搞笑的图文段子,主题就是产品Slogan,拜托啦!”
  
  现在想想,她自己也一脸尴尬,“我可以想象得到当时创意接到这个Brief的时候,内心肯定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WTF!’”
  
  我加班了,我很努力“我也不知道啥时候加班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习以为常,甚至病态般的引以为傲,当作攀比的谈资。”Tracy刚入行四年,从最早的憧憬与热血,到现在的的麻木与无奈,转变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波澜起伏,但疲态与衰老已经在这个年轻的躯体上恣意放纵了。
  
  “忙啥呢?写稿?做方案?可这些工作看起来并不应该占用你如此多的时间。”我指着那堆套旧模板的方案、左边文字右边图的粗糙PPT、错漏百出的稿件和客户投诉Delay的邮件问道。
  
  Tracy耳根有点发红,眼神慌乱了一会,“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我挺努力的,我加班比谁都多,每天晚上我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
  
  “或许算算你的Timesheet就知道了。每天中午11点甚至12点你才到公司,对的吧?”
  
  “昨晚加班了呀!”
  
  “OK!那么就当你11点到了,坐下来,刷刷微博,看看新闻,和同事聊聊最八卦,转眼就到午饭时间了。2小时?天气好的时候压马路,天气不好的时候去星巴克发呆。”
  
  “再忙也得喘口气吧?”Tracy有点不高兴了。
  
  “好的!午饭时间回来,终于开始工作了,已经差不多3点了。一边嘟囔抱怨一边删选邮件,发现花擦2个方案、1个排期、1个媒体列表、3篇稿子通通没做。”
  
  “你看,我的确很多事情啊。”
  
  “可几乎都是上周下的Brief,一周时间都干嘛去了?”我继续追问道。
  
  “你不懂,做广告真的太多琐碎事了。”
  
  “是吗?比如?我举个例子。前天交的一张Layout,一周前客户说要手绘,你交出去的却是PS设计,原因就是你没做会议记录,你给设计下brief就是口头交代了两分钟,然后连续四五天都没跟进。直到最后客户电话追问,你已经忘了最初的Brief要求,接着就是为了交作业逼着设计通宵修改赶工。”
  
  “我……”
  
  “回到刚才的几个东西,准备怎么处理?方案用以前的模板套?idea就是一堆文字加一张Reference图?媒体列表随便凑?稿子就是囫囵吞枣咯?中间还因为没有方法论支持而手忙脚乱带来的无用功,忙到半夜发了邮件,你终于可以回家了。发朋友圈装得很忙很累很努力很充实,小伙伴点赞并一起吐槽,你就是这么轻易地把自己安慰了。所以,其实你真正忙到不可开交不能脱身的时候就是Deadline前那几个小时吧?其余时候基本都是低效率的产出。”
  
  “唉……”
  
  “你看球的对吧?那你知道山东鲁能的教练库卡,有个很著名的战术叫XJBT吗?”
  
  “不知道,啥意思?”
  
  “瞎鸡巴踢。”
  
  “哦。”
  
  “所以你自以为的努力,其实也可以叫XJBM(瞎鸡巴忙)咯?”
  
  低于20K免谈!经过N轮面试,小丁终于得到了用人单位的认可,接下来和HR谈待遇。
  
  “同学,我们老板十分欣赏你的才华和能力,也很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公司。请问,你的期待薪资是多少呢?”
  
  “20K!”
  
  “这个……可能有点偏高,我们公司的AM是拿不到这个数字的。”
  
  “噢?你们不是说很欣赏我吗?”
  
  “是这样,但确实你的期望值超出我们预算了,你才工作两年,我觉得你晋升的空间还是相当大的。”
  
  “呵呵!这行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才!而我觉得你们并没有尊重人才。算了吧,我还约了其他公司,就不浪费大家时间了!再见!”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最重要的是人才”成了老板们安抚低收入员工的必备鸡汤,灌多两碗下肚,还真有不少人把自己当人才了。于是,炫酷屌炸天如小丁甩手拒绝offer留下一脸惊愕HR的场景也变得屡见不鲜。
  
  那么,小丁这么屌,必然是牛逼轰轰的人物咯?
  
  私以为,牛逼轰轰这个词,用在广告这破烂行当恐怕是很不科学的。小丁们都很清楚,这行业的门槛低到啥程度。学计算机的、学挖掘机的、新东方毕业的,都能来干这行。
  
  HR招人的时候说了,学历不重要,只要你是个人才,潜台词就是只要你是个人就行。
  
  两年时间,小丁没学会独立提案、没学会推导创意概念、媒介策略只懂双微互动找大号、案例就是几个月费3万靠刷转发买粉丝完成KPI的微博客户……但在“学习”如何膨胀和自我陶醉方面,小丁却显得天赋异禀,从不学无术的学渣到“行业精英”,他在自己忽悠出来的、连自己都相信了的海市蜃楼里欢快撒野,就是不知道啥时候能醒来。
  
  而小丁,绝不是一个人。
  
  在这个大忽悠行业,清醒点的大概只有老板们和HR,但要一巴掌掴醒小丁们,让他们认识到自己并不值10K、20K、30K,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醉了的人,哪有这么容易弄醒呢?
  
  后来,HR在人力资源交流群获悉,小丁仍在找工作,期望薪资已经降低到了10K。
  
  自娱自乐大福有个习惯,就是在微博、朋友圈分组,同学、朋友、亲戚、同行等。其他人分组,是为了分组可见,屏蔽某些不适宜看到某些信息的人,而大福不是。
  
  每当发生一个热门事件的时候,她总喜欢看一看每个分组都在聊些什么,这是她老板教的,“浸淫在一个行业时间太久,接收的信息会变得很单一。有时候跳出去看看外边的斑斓色彩,呼吸一下普通人的思想,有助于帮助思考和判断,这才叫接地气。”
  
  一开始她没在意,直到有一天,微博上铺天盖地出现加多宝对不起的一组海报。无论行业大号还是媒体机构,抑或同事,都在转发这个加多宝和王老吉对峙的事件,洋洋自得也有,大肆褒扬也有,甚至有意见领袖洋洋洒洒数千字分析传播路径和理论。
  
  看起来似乎又是一场全民狂欢的大事件,“加多宝的agency真牛逼!”
  
  心想着,大福习惯性点击了其他分组的微博,诧异地发现,加多宝对不起事件,陡然消失了。
  
  是的,无论同学、朋友还是亲人,甚至几千个粉丝,关注这个事件的,一个都没有。
  
  说好的全民关注呢?
  
  带着这个疑问,大福开始尝试每次发生热点营销事件,包括朋友圈同行们不断分享的一些案例的时候,都主动去观察营销圈之外的人们对该事件的关注。
  
  让学传播的大福有点心凉的是,一次次观察下来,这些看起来很闹腾的事件或案例,绝大多数都是圈内人自娱自乐,对圈外人而言只是小众事件,不关心不过问,甚至信息都无法到达。
  
  大福有点苦恼——我他妈究竟在做什么?
  
  互联网思维,懂?“李佳!你写的方案是啥玩意?什么约不约?什么中二节?”
  
  “这有什么不对吗?”
  
  “你脑壳有屎是吧?客户说要有点新意,不用太传统,不是让你无节操无下限。你不是开发熟人约炮APP就是嘀嘀约炮,说了七八次了,你现在又弄个什么狗屁中二节。”
  
  “老板,你这话就不对了。客户说要针对90后群体策划,那90后群体关注的就是这些啊,你看嘀嘀拉屎不就很火吗?我都是经过调研的。”
  
  “少他妈跟我扯调研!90后没那么多脑残的!我就问你一句,后天交稿,你什么时候给我改一版正常的出来?”
  
  “什么叫正常呢?我们创造一个中二节,O2O把A站B站的用户招募到线下活动,现场弹幕配对,客户的品牌最大化露出,现场用户即时体验产品,还可以发起线下众筹,这难道不好么?”
  
  “考虑过品牌调性吗?考虑过受众群体吗?考虑过传播主题吗?什么乱七八糟的也扔出来!”
  
  “老板,上次给你提了一个网络原创剧的idea,剧本都写好了,就差请王思聪和马达加斯加了,你二话不说就否掉了,现在又三番五次刁难我的方案,我真心觉得你一点都不懂互联网思维。”
  
  “你告诉我什么叫互联网思维?玩个O2O众筹逗逼无节操不可执行的就叫互联网思维?”
  
  “不然呢?”
  
  “行吧!我就最后给你俩选择,一交符合客户要求的方案,二滚蛋。”
  
  “我还是坚持,这就是我觉得客户想要的方案!”
  
  隔壁老王都创业了,你还等什么?早几年刚入行的时候,Sam就听前辈说,做广告或者公关只有两个出路,一是去甲方,二是创业,前提是有足够的积累和经验。
  
  因此,年轻气盛的Sam,几乎所有努力都朝着这两个方向走,他以为这是二选一的平行选择。
  
  不知不觉,几年过去了,现在的Sam已经脱去稚气,丰富的经验和出彩的案例让他手握着几家Agency的offer。
  
  但是去哪儿呢?Sam拒掉了所有Agency,去了甲方!
  
  他们说甲方不苦,他们说甲方收入高,他们说甲方是养老……带着“他们”的艳羡和憧憬,Sam去了一家快消企业。
  
  加班?是的,甲方也加班,促销季接连不断,Sam还没来得及转变的思维和生活节奏又被拉回去Agency模式。
  
  KPI?如果说乙方的KPI还能忽悠刷一刷,甲方的KPI就是实打实的销量和支出控制,每花一分钱都是压力,考核不过就滚蛋,市道不好的时候,Sam也曾忧虑如何明哲保身。
  
  学习?从KA到路演到Digital,市场部的每一次轮岗,对Sam而言都是全新的考验。未曾经历过从品牌战略的高度看待市场,他在乙方的技能早已捉襟见肘。
  
  颠覆了对甲方的印象,一年之后,Sam又再次出来了。去甲方不行,试试创业呗?
  
  当年替Sam刷微博转发评论的水军目前仍是风生水起;手里拿着两三个月费几万的微博客户的前同事也给自己的广告公司起了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英文名字;专注做H5开发的程序员也迎来春天接单不断。
  
  Sam心想,我大概也可以的吧?
  
  他不知道的是,前面有个巨坑等着他,坑里插满了锋利无比的木桩,垫款、高昂的人力成本、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客户……随便一根都能刺穿他的胸膛,只要他掉下去。
  
  Digital向左,Social扑街时隔8个月,John又打开了他的微博。
  
  这次他不是发段子的,而是来缅怀的。
  
  10年的微博风生水起,着实让一批擅长短平快内容营销的人找到了出路,John是其中一个。
  
  如今,他看着当年的冷笑话精选开着法拉利在厦门街头狂飙,他看着手握着一批段子手账号的90后挣一年就在二环内买房,他看着找他约稿的自媒体发一条广告一万出头的阅读量报价8000元,而John还是一个偶尔抖机灵发几条自觉趣段子的小Copy。
  
  但凡营销狗扎堆的地方,总是有骨头啃的。等John明白这句话,已发现微博式微、微信不成气候,早没有了立足之地。
  
  如今,不少Agency已经很久没有接到Social的项目了。
  
  下一步去哪儿?扎堆,也得有个地儿吧?
  
  金灿灿的4A殿堂大鹏很踏实,很勤奋,很努力,一个人扛着一个客户的微博、微信、网站、豆瓣小站、Campaign等,直到有一天,他微博收到一个陌生人的私信,从此敲开了通往更广阔空间的大门,进了一家之前完全不敢想象的4A。
  
  他憧憬着在这继续踏实干活,更专业的平台、更大牌的客户,能够让他进一步提升,更快实现他的目标。
  
  但是,逐渐他发现,大的体系下,他干活却越来越累。
  
  流程冗长、反应迟缓,大鹏在小公司的灵活体系下积累的执行经验不断受到挑战,他想到一个idea,从讨论到决定执行,到下单请求老板资源配合,再到和执行人员沟通、制作、审核、上线,小小的一个H5Campaign花了一个月时间。
  
  这并不是理想主义的他所期待的结果。
  
  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偌大的公司,表面波澜不惊,底下暗流涌动。在这里生存,不仅需要能力,更需要其他,如运气、智慧、坚忍……
  
  大鹏的老板因为利益分配分歧,不久就离职了,几个Senior的员工也跟着走,留下一个烂摊子,接手的老板也着手将前任的团队逐步瓦解——在大鹏走了之后,早前团队的二十多人,已经鸟兽散。
  
  不适应规则也好,不懂变通也好,混的能力不足也好,站错队也好,大鹏终究结束了他在第一家4A的经历。
  
  “下一步呢?”
  
  “还没想好,或许回去老东家,或许开个烧烤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个人,9个故事,他们依旧不言语,但百般滋味总会继续。
  
  下一个,又会是谁?
  

 


 

  • 上一篇新闻:
  • 下一篇新闻:
  • 发 表 评 论

      姓 名:   性 别:
      Q Q号:   Email:
    我要给这篇文章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请自觉遵守,注意文明发言
    企业推广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