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广告门户网 >> 广告新闻 >> 广告设计 >> 广告资源 >> 正文

建筑灾难缘于拒绝历史

责任编辑:佚名    新闻来源:不详    新闻日期:2019/5/17
德国城市规划师艾伯特-施佩尔(Albert Speer),是同名的臭名昭著的“第三帝国”建筑师的儿子。他说,德国的重建工作是有问题的。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完全拒绝了历史。他在接受《镜报在线》记者的采访时指出,新的建筑必须深深地扎根于历史。下面是施佩尔和记者的对话。

  1、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非常需要住房和办公楼。许多人还希望全部忘掉这个国家大屠杀的历史。这样的思想在建筑上的效果不一定好。图为东德城市哈雷。

  《镜报在线》:施佩尔教授,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由您的父亲(名字也叫艾伯特-施佩尔)领导的一个工作组被推荐重建饱受战争破坏的德国城市。他们的指导思想是使这些城市在另一次战争中更难以轰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许多德国城市采用了这种宽敞的设计概念。这些设计实际上有纳粹的根源?

  艾伯特-施佩尔:没有。这种对空防御的概念在重建中并没有起许多人所说的作用。许多参加重建工作的建筑师,以前也为“第三帝国”工作。他们希望回到“清白的时期”——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现代主义派乌托邦时期。现代主义许诺两件事。重建工作提供了摆脱纳粹大理石建筑和摆脱所谓的“英雄风格建筑”的机会。而且,取决于一个城市有多少工业,重建工作最终提供了一个重新设计城市的机会,这就是设计实用的、与汽车友好的、明亮和宽敞的城市;使用新的材料,包括在邻居之间有更多的空间,并且设置开阔的绿色空间。

  2、在战前,法兰克福城区有迷宫一样狭窄的街道和建筑物。现在它是一个高层建筑的海洋。建筑师艾伯特-施佩尔说,建筑师着迷于彻底重新开始的思想,在纳粹主义崩溃之后,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镜报在线》:然而,大多数人没有发现这种宽敞的、混凝土的现代派设计非常自由。实际上,在现代派建筑30年之后,人们重新发现挤在一起的历史城市中心的魅力。那么,重建是一种建筑上的失败?
  艾伯特-施佩尔:当然,从今天的观点来看,说不是每一件事都成功是容易的。在某种程度上,那样的批评无疑是对的。但我还必须为建筑师辩解。要考虑1945年之后的形势。法兰克福市长瓦尔特-科尔布(Walter Kolb)在1952年说,虽然我们必须尊重“强大的过去”,但我们必须“创造我们时代精神的新事物”。创新意味着摆脱像迷宫一样的旧的市中心的街道,建设宽敞的大街和建设教堂周围的低成本的住房。瓦尔特-科尔布这样的人是客户。建筑师需要这些合同。

  3、在德国。许多城市的中心区是不能相互区分的。图为汉诺威市中心。艾伯特-施佩尔说:“这种新思想的建筑师试图抛弃历史进行创造。人们非常憎恶他们的历史。”

  《镜报在线》:尽管这样,为什么没有建筑师对这些客户提出的观点提出一点不同意见?艾伯特-施佩尔:因为他们自己也受一种全新的开始的思想的左右。并且,在纳粹崩溃之后,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镜报在线》:没有专业人员作任何自我批评?

  艾伯特-施佩尔:有。现代建筑与这样的思想相联系,即通过更好的建筑创造更优秀的人类——有见识的、有责任感的公民。他们有社会良心和新的自我意识。但我们知道,建筑师不是社会工程师,对许多事物的变化不可能未卜先知。

  他们试图去创造的新的观念完全缺乏历史。人们真正憎恶他们的历史。战后建筑灾难的真正原因是这种对历史的完全拒绝。但没有一个建筑师由于这个问题应受责备。



  4、图为曼海姆市的卫星图片。艾伯特-施佩尔说:“战后建筑灾难的真正原因,是完全拒绝历史”
  《镜报在线》:为什么历史意识对城市规划如此重要?

  艾伯特-施佩尔:只有新和旧之间的相互作用才能创造多样化。一个城市美丽的部分,是它的反映不同时代的建筑物。这些建筑不一定特别美丽,而是它们必须代表某些事物。一座城市的特色不仅由它目前的功能构成,而且深深地来源于它的历史。一个建筑师要表现这一点,必须有深厚的历史知识。

  经历许多世纪以来形成的德国各地的建筑的多样化,必须受到保护,并且在进行新的建设时受到尊重。如果我们希望保持国家建筑的同一性,这是非常重要的。毕竟,全球化,也在一段时间使全球建筑标准化。

  5、战后建筑师以抓住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现代主义的方法,逃避纳粹建筑的沉重的“英雄风格”。图为在柏林的纳粹空军司令部。现在是德国财政部大楼。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是少数在战争相对未损坏的幸存的建筑物。

  《镜报在线》:在个世纪八十年代,您建议为法兰克福在两个历史性建筑之间建造一条“摩天楼大街”,也没有忽略历史方面的考虑吗?

  艾伯特-施佩尔:同时,我们也建议,除了轴线以外,不允许建造更多的摩天楼。这就拯救了位于法兰克福西区(Westend)的许多美丽的旧别墅,使它们没有被拆毁。但它们也成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开始的的公民创新的目标。而且,像教堂的尖塔一样,摩天楼是美丽的建筑。在摩天楼的位置适当,以及当它们集中办公室,阻止把城市的居住楼变成办公室的情况下,我绝对支持建造摩天楼。

  6、现在,在慕尼黑的这幢建筑物是一个音乐学校。但它由纳粹建造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是希特勒的慕尼黑办公室。二战前,在这儿签署了《慕尼黑协定》,捷克斯洛伐克的一块土地割让给德国。导致英国首相张伯伦被指责为“绥靖主义”。战争结束之后,这幢纳粹风格的建筑物被广泛地拒绝。

  《镜报在线》:您支持建造办公楼而不支持建造居住楼吗?

  艾伯特-施佩尔:高层居住楼最适合单身者和无孩子的夫妇。他们仅在特殊情况下工作,并且他们是在最高的楼层。在法兰克福尼德拉特区(Niederrad)的一个高层办公楼目前被变成居住楼,提供给那些仅在这个城市短期居住的管理人员。这将是非常优雅的。但当你为每一个人计划高层公寓楼时,你就要冒这些建筑物很快就会破损的风险。

  7、艾伯特-施佩尔的父亲,也叫、艾伯特-施佩尔。老艾伯特-施佩尔是希特勒喜欢的建筑师。他主张重建德国城市,使它们在后来的战争中更难轰炸。图为老艾伯特-施佩尔的战后柏林的规划。

  《镜报在线》:根据您的公司提出的一个总体规划,科隆市中心不久进行重建。这个规划的核心思想是什么?

  艾伯特-施佩尔:穿过市中心的长度为3公里的南北向的宽阔的大道,,将变得更窄、更绿色,更雅致,有更多的行人交叉路。我们希望,在19世纪建设的围绕市中心的环形道,成为市中心的连接通道。但有林荫道的特色。在科隆的各个小地区内的特色建筑物,将得到很好的保护。

  8、艾伯特-施佩尔的建筑事务所目前在改造科隆市中心。不再宽敞的南北向大道,将城市分为两半。在战后,许多德国城市设计考虑汽车行驶。现在主要考虑步行者。

  《镜报在线》:在中国,您设计了两个“汽车城”。许多城市在未来都有汽车行驶吗?您在20年前说,在20年内城市中心将不再使用小汽车。这个预言似乎是错的。

艾伯特-施佩尔:不完全错。如果在一个城市登记的汽车同时行驶,它们将拥塞在一起。现在小汽车在城市仍然可用,是因为工作时间比以前更灵活。并且是因为——例如在法兰克福,大约80百分点的办公雇员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当然,小汽车也适合一些城市。完全的“步行城市”将是不现实的。但小汽车的数量必须减少。我坚信这个趋势。

  9、艾伯特-施佩尔最新的项目之一——为卡塔尔设计一个新的运动场,以配合卡塔尔申办“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

中国广告门户网


  • 上一篇新闻:
  • 下一篇新闻:
  • 发 表 评 论

      姓 名:   性 别:
      Q Q号:   Email:
    我要给这篇文章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请自觉遵守,注意文明发言
    企业推广
    企业服务
    广告模特
    全国各地广告网分站
    中国广告门户网服务宗旨:为中国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深圳厦门黑龙江哈尔滨吉林长春辽宁沈阳河北石家庄甘肃兰州青海西宁陕西西安、河南郑州、山东济南、山西太原 、安徽合肥、湖北武汉、湖南长沙、江苏南京、四川成都、贵州贵阳、云南昆明、浙江杭州、江西南昌、广东广州、福建福州、台湾台北、海南海口、新疆乌鲁木齐、内蒙古呼和浩特、宁夏银川 、广西南宁、西藏拉萨、香港、澳门等世界各地广告公司及广告人提供广告设计,品牌传播营销,文案策划,广告人才招聘培训,户外广告,广告案例,广告创意、平面广告、4A媒体等广告新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