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广告门户网 >> 广告新闻 >> 广告动态 >> 中国广告 >> 正文

申报集团28日挂牌:如何跳出“周期律”办报?
责任编辑:佚名    新闻来源:中国广告门户网    新闻日期:2013-10-28

  此次申城报业调整力度之大出乎外界预期,两大报业集团合并,三大报社恢复法人地位。而真正让圈内人感到惊讶的是速度。此次调整从正式启动,到最后决策,不过40余天。面对的核心难点则是,如何理顺新集团与三大报的关系。

 

  关于上海报业改革的传闻终于瓜熟蒂落。

  10月28日,由原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原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合并而来的上海报业集团(简称申报集团)将挂牌成立。新成立的集团总部,位于上市公司新华传媒所在的办公楼。

  互联网冲击下,纸媒从组织到人才的裂变,已不是新鲜话题,但这种冲击似乎是第一次直接地波及到了党报系统,并且发生在上海这座城市——惊讶、感慨、思考,其引起的各种情绪,如涟漪般在市场反复波荡。

  本报证实,与传闻的版本基本一致,此次申城报业调整的基本格局是,两大报业集团合并,下属的三大主流报纸(解放日报、文汇报、新闻晚报)恢复独立法人资格。

  真正让圈内人感到惊讶的,是速度。

  本报获悉,此次调整从正式启动,到最后决策,不过40余天。再加上两个月的前期调研,仅仅百日。

  而决策仅仅是工作的起点,合并之后的一个核心课题是,如何理顺新集团与解放、文汇和新民三大报系间的职能和关系。

  这一工作,被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称为,“关系到这次调整与改革的成败”。

  百日变革:被动局势下的主动突围

  从人大两个月的调研,到9月2日成立三人小组,到中秋后组建六人小组,到10月12日上海常委会决策,上海报业的这场改革来得如此迅猛。但一切并非毫无征兆。

  本报确认,10月28日,现任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和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SMG)总裁裘新,将作为上海报业集团的负责人亮相。此人事消息早已风传,以裘新的履历,并不出人意料。但鲜有人知道,他本人也是9月中旬才第一次听说此次计划。

  中秋节的晚上,裘新突然接到宣传部主要领导的一个电话。内容是通知他加入一个“六人小组”的工作,参与上海报业改革方案的筹划。

  也许对裘新个人来说,这个变化是突然的,但这场迅猛的改革本身,并非毫无征兆。

  8月6日,上市公司新华传媒发布最新财报,直白地揭示了上海报业的困局:今年上半年,新华传媒的利润总额为5600万,同比减少37.34% ,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只有3300万,同比减少近一半。

  作为解放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新华传媒聚合了解放集团优质的资源,其中也包括承担文新系报纸的广告经营公司。

  对此局面,来自上海市委及原文新、解放两个报业集团的业内人士均承认,上海的传统纸媒出现了两个主要问题——第一是广告市场出现下滑,这一趋势还在持续;二是上海的报纸在全国范围内的影响力也出现了式微迹象。

  “上海是互联网技术创新的前沿阵地,同样的,也就率先感受到了传统媒体产业的衰退。”有着22年办报经历的裘新说,“唱衰很容易,但毫无意义。”

  事实上,在裘新作出“再努力一把”的决心之前,更高层已经有了更为清醒的认识和部署。

  早在7月,由上海市人大原副主任杨定华牵头的上海市委第一调研组,已深入到文新、解放两个集团进行了为期一个半月的调研,听取了百人次的意见。

   据说调研方向是三个:发展问题、班子问题、年轻干部问题。

  而调研的结果是:“集团员工集中反映的问题,就是呼应要积极推进报业的调整改革。具体而言,绝大多数意见又围绕着‘必须整合’展开的;即便少数被调研对象并没有提出明确的整合意见,但是他们也一致认为应该拿出办法来解决困难”。

  9月2日,上海市委书记会议的所有成员,会同相关部门负责人,用半天的时间听取了调研组的汇报。会后,上海市委决定,由市委宣传部部长徐麟、副部长朱咏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于明黎三人,成立新报业集团成立筹备小组,简称“三人小组”。

  当时,“三人小组”被赋予的工作目标是“三个一”——将文新、解放合并成一个集团、配强一个班子,以及研究一套支持媒体发展的政策。

  此后,这一工作在高度保密的状态下高效推进,约三周后,“三人小组”扩大为“六人小组”。新加入的三人,即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裘新、解放日报集团党委书记尹明华、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党委书记徐炯。

  从“三人小组”到“六人小组”,经过连续近一个月的奋战,终于拿出了一整套的具体改革方案。而这个方案的命运,由10月12日的上海市委常委会决定。

  虽然整个调研过程是自下而上的,但最终的决策流程肯定是自上而下的。尽管在大环境下,上海报业影响力和经营双双下滑已是摆在面前的现实,但以上海之实力,是否有必要在这个涉及到意识形态的敏感地带,主动进行一场“手术”?

  12日,上海常委会的投票回答了这个问题,上海报业集团调整改革方案被正式批准。

  仅隔一天,涉及到本次报业调整的部分重要人事提任信息,就在14日的《解放日报》上公告了。

  顶层设计:大调整、小改革

  就两大报业合并的动作来看,调整力度空前,这是“大调整”的由来;但由于涉及到意识形态领域,又必须稳妥进行,所以坚守着清晰的政治纪律性,体现为“小改革”。

  在做与不做这个问题上,上海选择了“顺势而为,主动出击”。这样的决策无疑需要胆识。但比胆识更重要的是智慧,因为还有下一道命题在等着他们——怎么做?

  从目前披露的方案内容看,上海没有采取一贯的“一步规划,分步实施”的谨慎风格,而是坚定地实施了用“最大决心、最大力度、一步到位”的办法。

  但这种大力度的改变,又被上海市委主要领导巧妙地定性为“大调整、小改革”。

  首先,就两大报业合并的动作来看,调整的力度可谓空前,这是“大调整”的由来;然而,由于报业合并涉及到意识形态领域,又必须稳妥进行,所以本次合并在这一层面上坚守着清晰的纪律性,体现为“小改革”。

  “这次调整的力度是很大的,如果没有到这种程度,后续的改革无法进行,这次大调整是为进一步深化改革奠定基础、创造条件、营造环境”,韩正在一次内部座谈会上称。

  可以说,就调整力度而言,上海报业开了国内纸媒界的先河。

  也正是这个顶层设计的力度,引起了外界对上海报业此番改革莫大的兴趣:以往稳健、务实著称的上海报业,为何会掀起如此大的动静?

  一位“六人小组”成员说,“事先仔细考虑问题,认准了就全力推动,也是上海人行事的一个传统”。

  那么,所谓“大调整”究竟指什么?

  本报了解,主要体现在两条主线上——即两大报业集团的“合二为一”,以及所涉三大报纸法人地位的恢复。

  而整个顶层设计最核心的问题是,未来集团与三大报社的关系。

  现在,这个问题的答案正越来越清晰,它直接面向上海市委的三个要求——上海报业的资源必须整合,要充分发挥三大报社及其所属的三大报系的作用,以及集团将不具体干预版面,全力负责经营管理。

  三大报社恢复法人地位是一大亮点。对此,外界一般解读为这将赋予三大报社更独立的经营和利润分配职责。不过,前述“六人小组”成员则分析认为,恢复法人地位的主要初衷,是为了让三大报系更专心地承担版面工作,提供优质内容。

  而在大集团层面上,将不会干预三大报系的具体版面工作,集团是在新技术运用、新媒体发展、新领域拓展以及高水平为三家报社提供保障服务,这被称为“三新一高”。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即便是“上海报业集团”这个名字本身,也体现了“大调整、小改革”的思路。

  在为新集团定名时,曾有“六人小组”成员多次建议,可将新集团命名为“上海传媒集团”,不过这一建议最终未被采纳。

  但是,上海报业集团的英文名字是——Shanghai United Media Group。

  英文名中的 media 一词,实际上已包含“传媒”之意,这意味着新集团未来会在新领域进行业务拓展。

  裘新说:“我个人认为这很好地显示了这个集团即将承担的使命,通过大调整,在坚守并强化传统报业的基础上,上海报业集团会积极进入文化产业全产业链,因此,这次合并只是第一步。”

  “三新一高”:集团整合力图跳出“周期律”

  或可这样概括集团“四新”的使命:新技术、新媒体,是在文化传媒产业内的横向扩张,新领域是指沿着产业链纵向发展。而高水平的服务,集中体现在新架构、新职能。

  “提到整合,你会想到什么?收权,对不对?”作为上海报业集团的未来掌门,裘新说,“但这次是放权、扩权。”

  2000年左右,文新、解放两大报业集团相继成立,启动了上海纸媒整合的第一轮浪潮。此后三大报社不再具有法人地位。但在两大报业集团成立之前,三大报社都曾拥有相对独立的经营职责。

  那一轮整合之后,是纸媒发展相对黄金的10多年,这两大集团的业务也达到了较好的状况。

  现在,两大集团再度合并,三大报社又重新获得法人地位。就法人资格而言,似乎又回到了2000年前的形态。

  为此,有人认为,这是典型的“在环境好的时候就收权,到环境差的时候才肯放权。”

  对此,裘新称,统放集分是传统的周期律思维,但这次如果是“整合权力,就没意义了”,“一定要把最合适的资源集中到最需要的领域”。

  “新的集团会有‘两个避免’,首先避免集团对三大报系的过度收权,这体现在重新赋予法人地位的决定上,另外也将避免报系过于小而全,影响整体发展,这又体现在集团层面‘三新一高’任务的确定上,”裘新分析,“因此,在对集团与三大报系关系的定位上,已经充分考虑了持续性和稳定性。”

  据说,上海市委主要领导就上海报业集团的使命给出了清晰的方向,这被内部概括为 “三新一高”——新技术的运用,新媒体的发展,新领域的拓展,高水平地为三家报社提供保障服务。

  裘新就此“三新一高”一一谈了自己的理解。

  他认为,所谓新技术,并不只是传统的出报技术和信息办公化,而是与新媒体、新领域结合的新技术趋势。

  而新媒体,集团的未来做法与三大报社有着清晰的分界。

  “三大报社依然可以做自己的新媒体产品,集团主要不是做产品,而是做集成,做基金、做孵化、做平台。”裘新说,“包括相应的体制改革,对外战略合作等。”

  但裘新反对将纸媒与新媒体割裂的看法,他举例,今年国庆期间,《东方早报》推出的127小时微博大直播试验,即是一个符合集团新媒体发展思路的案例。

  “东早的采编团队通过自身优质的采编能力,在黄金周期间充分挖掘了故事、组织专题,并完全以微博的形式进行传播,这体现了纸媒和新媒体融合的优势。”

  此次,新集团成立前,有一种传闻颇具市场,就是新集团的主营业务除了媒体,还有地产,并且将这个地产的发展思路解释为,将占据市中心办公楼的部门搬去远郊,把中心物业出租出售。

  裘新对此说法不屑一顾,“这么理解太肤浅了”。

  他补充,在盘活集团存量资产的基础上,未来集团在文化传媒产业的上下游全产业链,均会考虑合适的发展机会,与地产或金融的结合,也将是选项。“但是,它肯定和主业是结合统一的,必须体现文创产业的优势。”

  如果说,新集团对新技术和新媒体的发展思路,是就文化产业领域的一种横向扩张。那么,新领域将是一次沿着产业链纵向扩张的“探险”。

  而在高水平为三家报社提供保障服务方面,新集团除了将为三大报社提供后勤和物业支持,令报社可以专心提供优质的内容服务外,更会在新功能上进行探索。

  裘新透露,新集团在部门设置将有所创新,这包括将成立报业改革推进办公室,研究集团内报纸的关停并转;成立新媒体发展研究中心,提供基金孵化新媒体产品;成立战略投资部门,寻找文化传媒领域的拓展项目;此外,还将成立资产运行部门,以市场为导向的思维,进行集团资产的日常运营。

  “总之,集团不是整合权力,而是整合资源。”裘新说。

  三大报社:恢复独立法人的意义

  关键是三个问题上的权责对称:事权、财权、人权。此次一个亮点是,人事权的下放。

  “在文新和解放集团时代,三大报系存在着有责任没权力的弊病,而本次恢复三大报社法人地位,正为了体现责任与权力的对等,这表现在人、事、财权上的变化。”一位“六人小组”成员称。

  对于恢复法人地位,外界普遍认为,这意味着三大报系将面临自负盈亏、独立经营的局面。

  “坦率说,在如今纸媒面临全局性经营压力的情况下,让报社自负盈亏并不现实。”“六人小组”成员称,“因此,虽然恢复法人地位的实际结果中,有报社独立经营的意味,但我们更多的是强调报社对内容的负责和提升上。”

  对此关系,上海市委主要领导在一次内部座谈会上有过一个清晰的分析:三大报系越是想导向、想版面、想质量,报纸的影响力就会越高,由此广告收入也会增加;相反,越是想广告,受众就会越来越抛弃这张报纸,广告反而就会减少。

  按照上海市委要求,恢复法人地位后,三大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要从利润考核中解脱出来,把全部心思放在版面上,对于版面内容,报社将完全负责。此外,在年度预算之内,三大报社总编辑还将拥有完全自主的财权。

  为了充分体现这一思路,本报记者获悉,上海市委已决定从明年开始,向《解放日报》和《文汇报》每年固定注入5000万财力。

  “恢复法人地位后,三大报社与集团的关系,也不仅是事业单位上下级的简单关系,同时也是相应两个法人主体间的关系,因此在财务往来上,新集团和三大报社间也会更合理、规范。”而此前已在上海国资系统改革中得到贯彻的人事“一级管一级”制度,也将在上海报业集团得到落实。这体现在三大报社未来将拥有对中层干部的提名权、决定权和任命权。

  新的规定是,报社任命中层干部要报集团党委事先备案,集团党委拥有否决权,但无提名权。

  新班子雏形:专业主义与市场导向

  人事,或许是观察改革实质的第一个窗口。目前隐约可见专业化、市场化和年轻化的三个特征。

  不可否认,上海此番报业重组,显示了极大的雄心。但是时间和市场才是检验效果的标准。

  若从当下观察,实质性的调整正在迈出第一步,那就是人事。

  10月14日,《解放日报》刊登了一组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信息,透露上海报业集团高层主要人事安排。这也是观察新集团的一个重要窗口。

  其中,现任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副社长的高韵斐,拟任上海报业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副社长。现年47岁的高韵斐长期在上海传媒界工作,此前曾历任上海电视台副总编辑,上海电视台财经频道总监,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副总裁,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要职。在圈子内,高以视野开阔和市场化意识清晰著称,其过往具有相当的改革精神和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公示中,非宣传系统出身的程峰,将拟任上海报业集团副总经理。程峰1971年出生,现任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而他被调往上海报业集团,预计将在集团资产运营,以及新领域拓展方面,起到极为重要和专业的作用。

  高程组合,被认为是新集团在经营方面将采取市场化战略的一个重要人事安排。

  按照前述公示,还有一批年轻干部将被重用。

  比如,现任《解放日报》副总编辑的黄强,将拟任文汇报社党委副书记、总编辑。黄强今年48岁,拥有丰富的纸媒供职经历。公示的其他六位三大报系副总编辑,也在上海报业体系内长期任职——但七人平均年龄仅为44岁。

  而拟任上海报业集团负责人的裘新,在圈内则被视为专业主义的象征。其在上海报业有超过22年的供职经历。并先后在解放日报、文汇报、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广播电视台担任要职。

  “可以确定的是,在28日挂牌后,集团班子会马上着手进行三大调研,而结果将决定集团未来的走向。”裘新透露,班子最先将对优化报业结构进行专题调研,还可能邀请市场第三方共同参与;此外,亦将邀请知名咨询公司,对集团战略目标、发展方向和布局领域进行调研;最后,还将对目前集团的存量资源进行摸底调研。

  “我相信这三大调研的过程时间不会很长。纸媒目前面临的瓶颈,迫使新集团领导层需要尽快摸清情况,迅速展开工作。” 裘新说,“我在文广的战略日程还可以年计,在这里只能以月以日计。”

  最后,裘新轻轻摆了一摆手,“纸媒行业不需要悲观主义者,徒说无益”。


 


 

  • 上一篇新闻:
  • 下一篇新闻:
  • 发 表 评 论

      姓 名:   性 别:
      Q Q号:   Email:
    我要给这篇文章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请自觉遵守,注意文明发言
    企业推广
    企业服务